您好,欢迎来到齐鲁字画网, 请登录免费注册

张洪源官方网站

http://www.qlzhw.com/artist/119

总访问人数:738

总作品数量:8

张洪源首页 > 相关新闻 > 正文

张洪源:浅谈中国画创作中的“豪放”境界

发布日期:2017-10-20
0
浅谈中国画创作中的“豪放”境界

文/张洪源


自古以来中国画讲究笔墨严谨。而在笔墨严谨的绘画过程中,想要达到最高“境界”有时需要“放肆”,因为中国画的最高“境界”往往产生于“模糊”的“偶然”,无意之所得往往是好的东西。有的人认为放肆不好,因为放肆会让人走型。我认为这是片面的看问题,看你怎么“放肆”,有时侯放肆未必不好,不放肆也未必就是最佳。鱼儿在水里面它不放肆就不可能跃龙门,老虎在深山里它不放肆岂能长啸山林!当然,我所谈到的“放肆”不是生活中的那种无拘无束的放肆,而是持意胸怀的豪放。
    但凡书画大家在作品创作中,一定要具备随机应变通篇勾连的能力,其创作出来的作品才会悦人耳目,动人心魂。自古以来中国画坛代有才人达此境。譬如《观张员外画松石序》中有一段关于唐代大画家张璪作画过程的记载:“秋九月,深源陈燕宇下,华轩沉沉,鐏俎静嘉。庭篁霁景,疏爽可爱。公天纵之思,有所诣。暴请霜素,愿噩璪奇踪,主人奋裾呜呼相和。是时坐客声闻士凡二十四人。在其左右,皆岑立注视而观之。员外居中,箕坐鼓气,神机始发。其骇人也,若流电激空,惊飙戾天。摧挫斡掣,挥霍瞥列。毫飞墨喷,捽掌如裂。离合惝恍,忽生怪状。及其终也,则松鳞皴,石叠岩,水湛湛,云窈渺。投笔而起,为主四顾,若雷雨之澄霁,见万物之情性。观夫张公之艺,非画也,真道也。当其有事,已知夫遗去机巧,意冥玄化;而物在灵府,不在耳目;故得于心,应于手;孤姿绝状,触毫而出。气交冲漠,与神为徒。若忖短长于隘度,算妍媸于陋目;凝觚舔墨,依违良久,乃绘物之赘疣也,宁置于齿牙间哉……则知夫道精艺极,当得之于玄悟,不得之于糟粕。”由此可见,张璪作画过程中亦追求灵性的彻底自由。如大书法家张旭、怀素那样的“狂态”,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狂态,而是一种不为束缚心灵境界的表达。大书法家王羲之如果没有此能力,就不可能有今天的传世宝帖摹本《兰亭序》了!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