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齐鲁字画网, 请登录免费注册

张洪源官方网站

http://www.qlzhw.com/artist/119

总访问人数:904

总作品数量:8

张洪源首页 > 相关新闻 > 正文

张洪源:浅谈中国画之形而上与形而下

发布日期:2017-10-20
0

浅谈中国画之形而上与形而下

 

张洪源 祥瑞 78×63cm


当下一谈到中国画就扯上了“形而上,形而下”的问题,从现有的思想与文字资料看,“形而上与形而下”之说是出自六经之首的《周易》,《周易·系辞上》曰:“形而上者谓之道,形而下者谓之器。”认为法则是无形的(法无定法),称为形而上;器用之物是有形的,称为形而下。这一对概念提出后,在中国哲学史上逐渐被哲学家引申为表述抽象和具体、本质和现象、本原和派生物的范畴。汉唐以后,哲学家曾就“形而上,形而下”的关系展开过长期的争论。形而上与形而下以“道、器”之别。面对着“自然而然”,中国古代圣贤哲人们为了求明、求意,在智慧的分别中找到了以“形”为界的“上、下”两域,“形而上者谓之道,形而下者谓之器。”由此可看出中国古代圣贤哲人们的大智大慧。在“形而上与形而下”的分别中,以形为界,分出“上、下”、“道、器”两界,“道”为本,“器”为用,循道而器用。形有“有”与“无”的双重性格,在其上为“无”,在其下为“有”。无则言不尽意,有则致功致用。所以才有了妙道,其有玄妙之功,为形而上,即为道,不用“是什么”去规范,不必说出个所以然来,而模糊的无法言表就是形而上之道。


 那么“道、器”之别何以由形划界呢?在由“形”划界中,又何以用“上、下”这样的方位(空间)范畴去指称“道、器”呢?为何古代圣贤哲人们没有直接以逻辑的定义方法去指出“道”是什么,“器”是什么呢?这个是非所是之中隐藏着怎样的智慧呢?这些问题以不可解的方式统摄着后人的思维趋向。有的人崇尚逻辑主义试图把这个“上、下”的指向规定出来;也有的循着本质主义的趋向,迷恋于“形而上”或这个“形”的背后是个什么;更有知识论的模式则试图讲出“道”的所以然来。其实如果你深研佛教、道教尚可悟到!《心经》曰:“空不异色,色不异空”;老子曰:“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故常无,欲以出其妙,常有,欲以观其徼。此两者,同出而异名,同谓之元,元之又元,众妙之门”。《心经》中讲的“色”,就是阳性物质。“空”就是阴性物质。它们是一对阴阳:阴性的时间能量世界和阳性的空间物质世界。老子的道是因循之道,循而行之,是道的实在。而有名、无名,不在其指,而在其徼、其妙。可见老子的说法对这些问题的解答是最富有智慧的。佛家的“色不异空”,相当于道家的“恍兮惚兮”。


 大智慧对“形而上,形而下”的两个世界或两种界域的区别亦即如此。《易经》中的“阴阳”与《心经》中“空色”两字异曲同工。易学是破译宇宙奥妙的天书,是打开宇宙密码的金钥匙,其中也包括对神学、道学和佛学之谜的探索。“放之宇宙而皆准”是阴阳学说的哲学原理。太极图中的阴、阳两仪,它的关键所在是“阴中有阳,阳中有阴”,对立统一。《易经》中的阴阳学说认为宇宙中一切事物都有“阴阳”两个矛盾对立的方面存在,从自然物到生命体,没有一处不存在“阴阳”对立统一的现象。据此哲理,如果把我们熟悉的物质叫做“阳性物质”,那么必然存在着与它对立的另一种“阴性物质”。这样,“阴阳”两类物质正好组成宇宙的物质总体。阳盛阴虚,阳虚阴盛,阳生阴长,物极一变,太极开合,周而复始,阴阳转化,永无止境。当今科学证明太阳系的形成和太阳自身演化密不可分,太阳的形成要经历三个时期五个过程,即星云时期、变星时期和主序星时期,五个过程是冷凝收缩过程、快引力收缩过程、慢引力收缩过程、耀变过程和氢燃烧过程,这里我们不作理论推导和复杂的数学计算,只略谈物质与能量(暗物质)之间的关系。太阳系是从一片气态云开始形成(能量变成了物质),多少亿年后又回到了气态云(物质又变成了能量)。这样的周而复始,轮回不停。那么“形而上”亦即是“本原”,而什么是“本原”呢?比如,佛家讲的:“空”,亦即是“真心”、“真如”;道家讲的:“至人”、“神人”、“圣人”亦即是一个人,且称之为“天人”等各家不同的“着象”表述。是唯一并且永恒的自然法则。那么“形而下”就是由“本原”衍生出来的各种规律,及万事万物……

“空不异色,色不异空”。亦即“空中有色,色中有空,空色对峙,对立统一,色盛空虚,色虚空盛,色生空长,物极一变,天地开合,周而复始,色空转化,永无止境”。在这里,《易经》和《心经》几乎是“异口同声”,皆表述宇宙之规律。而佛教的神秘色彩加上它玄奥的语言,让很多人把《心经》中的“色”误解为“颜色”,“空”误解为“什么也没有”,何况《心经》本身强调“内修”,不好张扬,“真人不露相”、“真言不明传”,谁有缘分谁来修悟。不管怎么说,对《易经》、《心经》的评价怎么高也不算太高!人类的理解能力仍然太低太低。当前人类认识的所谓物质,指的是从光子开始,包括电子、介子、微中子……中子、质子一直到原子以及由它们组合而成的元素、分子物质。这些物质的共同特性是它们运动的极速是光速,那么,它们之外有没有另外一种物质,其速度可以超过光速呢?看看阴阳学说对宇宙物质是如何认识的,想一想,悟一悟自然也就理解什么是“形而上,形而下”了。 《易经》中讲的宇宙“阴阳”物质,正好对应《心经》中的“色空”两类宇宙事物。光子具有两重性,半阴半阳的中性灵界事物。“色”通过光浸透入“空”,“空”的虚子通过光临界聚合而成粒子物质,转化成“色”(粒子世界)。这个“色空论”是佛学最早提出的,直到今天,人们还感到十分生疏难懂,包括科技界。然而,对于易学来说,不但好懂,其中对关键规律的认识是异曲同工的。它们述语有别,内涵一致。由此看来《易经》中的“阴阳”与《心经》中的“色空”对宇宙的认知是统一的,每一事物都需从量变发展到质变的交变时刻。阴阳交替,“物极一变”旧的事物内部矛盾就此结束,从头出现新的开始,这样新事物又进入新的稳定期。这规律用《心经》的表达方式就是“色不异空,空不异色”,出现阴阳交变的“色就是空,空就是色”。

谈了这么多汇至一点:“形而上,形而下”、“阴阳”、“空色”等虽述语有别,但其意理统一。那么对中国画而言“形而上,形而下”的问题也就好解决了!“立象尽意”画不尽言,言不尽意。画是言意的,但画不能尽言,亦不能尽意。法自然以为道是意之所是,画言不能达于道的本真,而道之本性欲达之,只能立象以达道尽意了。中国画讲“形神兼备”,追求的不是“得意忘形,得形忘意”,其终极追求是“形意”之共性。在谈到中国画时有的画家总认为写意是形而上的,工笔、写实是形而下的。此理解羁绊着中国画之发展,束缚了中国画家探微博大之胸怀。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