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齐鲁字画网, 请登录免费注册
  • 中国艺术研究院

    中青年艺术家系列展


    轻与重:肖文飞作品展


    展览展期

    2018年4月25日15点

    至2018年5月6日


    展览地点

    中国美术馆1层4号厅


    主办单位

    中国艺术研究院

    序言



    轻与重


     

    管毫之轻,生命之重。


    把一生托付于管毫,在重与轻之间,书法人如何取得安身的依据,从而坚定前行?

    “作书是学问中第七八乘事,切勿以此关心。”(黄道周语)但几千年来,中国人却愿意耗其一生,沉溺其中,无法自拔,此间的玄奥又是如何?


    见微知著,是中国人认知世界的方式,玄奥高深的中国哲学,无不起源于日常的毫末, “道在屎溺”,“大道至简”,由最不起眼的“器”,进而“技”,进而“道”。


    管毫就是这样的一个“器”,穷尽一生,折腾这寸余毫芒,此即体“道”见“道”的过程,也即“道法自然”、“天人合一”的具体呈现,折腾明白了这寸余毫芒,也就懂了自然、社会、宇宙以及生命。

    轻乎?重乎?


    管毫之轻如何承载生命之重?


    这个命题,注定需要穷其一生去思考和验证!


    肖文飞



    书法之重

    ——写在肖文飞书法展前面


    古人写字是重的。


    古人的手粗糙、有力,不像今天的人细皮嫩肉。文字被发明出来后,古人就进行了在今天看来是无与伦比的书写。


    古人手粗糙,但心却奔放、细腻,因为古人有阳光雨露滋润,有天地自然关怀。古人用手指头、用脚趾头、用树棍子在空中、在水面书写,在白沙滩上、在黄泥地里书写,是一种完全放松的自然状态。


    文字记录人的想法,保留文字的长久,是古人梦寐以求的事情。他们蘸着土地的汁液、青草的汁液、岩浆的汁液,在活着的树皮、蛇皮和人的肚皮上书写,祈望文字跟生命一样活着,并且终其一生。


    乌龟比人活得长,他们就在乌龟背上书写。滚烫的动物的血,滚烫的人的血在岩石上书写,不仅留存时间长,是在与神祗对话,直至今天我们还能感觉到书写者的那一张黧黑的庄重如岩石的面容。青铜发明后,古人又把文字铸造在青铜器上。


    无论龟背、石头,还是青铜,都是书法史上具有划时代意义的事情。

    后来发明了毛笔与纸,这个看起来轻巧的书写材料,却最能负载书法之“重”,这真是只有上天才能解决好的事情,是天老爷对书法的特别眷顾。今天,我们在故宫、在国家博物馆还能够看到纸上的“唐人文字”,重要的是看到了纸上的“书法之重”。千年复千年,山也破碎了,河也破碎了,但“纸寿千年”啦!


    文字之“重”,这一伟大的书法传统,就这样被一个民族承继了下来,如流淌着铜汁的黄河,从来没有断流。我们看到《兰亭集序》柔软的线条,牵连着大地;《祭侄文稿》厚重如岩峰般耸立。苏东坡、黄庭坚、徐文长、齐白石等等,他们的线条无疑延伸了人类文明记忆。


    书法之重,“重”在哪里呢?我以为一在书写者态度之重,二在书写文字精神之重,把态度与精神揉进线条里,这当然就是书法艺术之“重”了。


    那么肖文飞的书法又如何呢?以上述两条绳之,我们便能清晰地看到,肖文飞是拿自己的一生来托付书法的;书写文字无一不与自然生命息息相关,也无一不与艺术生命息息相关。那些转瞬即逝(也包括几月、几年、甚至几十年这一“瞬”)的文字是绝不会拿来媚世与炫技的。


    “杖藜行歌”既是肖文飞的生命状态,也是肖文飞的书写状态。肖文飞的血脉贯通了传统与当代。那一根根看似柔软的线条,其实承载了他的全部世界,有着不可小视的力量与劲道。如果放一个支点,说撬动一座山是可以的,说撬动一条河是可以的,说撬动读者的想象,那更是可以的了。

     

    蔡世平

    2018年3月27日 南园

     

    (蔡世平,知名词人、一级作家、中国作协会员。国务院参事室、中央文史研究馆中华诗词研究院原常务副院长,中国当代诗词研究所所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