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齐鲁字画网, 请登录免费注册
  • 首页 > 艺坛趣事 > 正文

    尹延新在于希宁老师身边二三事

    发布日期:2018-04-17 17:17:45 来源:网络 我要评论(0)
    【内容简介】辛 牧 踏入尹延新先生的白石斋,浏览着一幅幅于希宁老先生的精品力作,禁不住脱口称妙,这时,尹延新先生会一边作画,一边向朋友津津乐道地讲述着自己在恩师于老身边的一些往事。 那是1969年10月,一直很想跟于希宁老师学画画的尹延新,经杨文仁介绍第一次到了于希宁家里,激动不已

    辛 牧

    踏入尹延新先生的白石斋,浏览着一幅幅于希宁老先生的精品力作,禁不住脱口称妙,这时,尹延新先生会一边作画,一边向朋友津津乐道地讲述着自己在恩师于老身边的一些往事。

    那是1969年10月,一直很想跟于希宁老师学画画的尹延新,经杨文仁介绍第一次到了于希宁家里,激动不已的尹延新恭敬地向着于希宁鞠了一躬。因为那时,收徒属于封建思想,是不允许的,是会被批判的,尹延新只能是偷偷地鞠躬,算是拜师“仪式”了。尹延新对于老十分的敬畏。老师在案子上作画时,站在身后的尹延新连大气都不敢喘,目不转睛地看着老师如何调墨、用色、运笔。当老师画完一幅梅花时,便挂到墙上让他欣赏,随后便让他临摩。他不敢在老师的案子上临,便在砖地上铺一张报纸,蹲在地上一笔一笔地临摩起来。有时将梅花借回家晚上继续临,一临就是四五遍。第二天一大早又骑自行车给老师送去。于老在1970年3月时得到一本手抄本《潘天寿先生画论课讲座纪录稿:关于构图问题》及《听天阁谈艺录》,系统讲述了潘天寿的绘画理论。于老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发现尹延新是一个可靠的年轻人,就让他帮助抄写一本。尹延新边抄边研究,越抄越喜欢,便多抄了一本留作己用。在七十年代初,一个青年人就能以这种方式接触大师的绘画理论,可谓幸甚!

    当时,于希宁受到批判,几乎没有人敢和他接近,跟他走得近的人一旦被发现就会被批斗。于老身边只有老伴郎师母陪伴。这种情况下,尹延新不仅大胆地拜于希宁为师,还经常帮助老师干一些力所能及的活儿。冬天快到了,老师家的蜂窝煤还没拉。这是个力气活儿,于老和老伴都犯愁。尹延新说:“我去!”他早晨四点就起床蹬上三轮车到位于四里山的煤店排队,排上队,装上满满一车煤,一个人向着老师在山东艺专的宿舍拉去。从四里山到山东艺专途经从工学院到山师大的慢上坡路,尹延新瘦弱的身躯拉着一车煤吃力地向前拱着,虽说是冬天,却是浑身是汗,等拉到老师家时,已是中午十二点了。于希宁望着满头大汗的尹延新,一边拿毛巾为他擦汗,一边心疼地说:“累了吧!快坐下休息会儿。”尹延新大咧地说:“不累!”没想到,这事被人举报了,一回到单位,就受到了造反派的批斗:“尹延新没有站到无产阶级立场上,而是站到了资产阶级立场上,帮于希宁拉蜂窝煤就是铁证!”

    尹延新有一个周因为忙于“革命工作”没有到老师家里去。于老便打电话,在电话里用极其微弱的声音说:“小尹,怎么这么长时间没到我家来了?是不是革命工作太忙了?”尹延新知道老师一定是遇到难处了,一问才知道,老师家没有生炉子的劈柴了。他赶紧向单位请假,带上买木柴的购物本到煤店买木柴。送下劈柴才发现老师家连个白菜叶也没有了,便又急忙到市场为老师买青菜。老师不善言辞,没有多少感谢的话。他慈祥地望望尹延新说:“小尹,歇一会,我教你画梅花。”画完后,看到尹延新喜欢得不得了,便说:“这张送你吧!”尹延新十分高兴。其实,在那个时候,画并没有什么价值,特别是像老师的画,不小心让人发现了,还会引火烧身。尹延新是出于真心的喜欢。一次,他同老师一起谈画,老师谈到高兴时,提笔写竹送给学生,题跋为:“一九七四年初春与延新同志谈画讲法写此。”在那个年代,人与人的称谓一律叫同志。

    有一次,黑伯龙见到尹延新时说:“小尹,于老可欣赏你了,我们在一起聊天,于老说,现在人家都躲着我们,可济南有个姓尹的小青年却主动赶着找我学画,说你有出息呢!”尹延新听了倍受鼓舞,常常拿着自己的临摩画去找老师看,于老看着尹延的画常常高兴地喊老伴过来一起看:“你看你看,小尹画的葡萄好不?”因为尹延新画的葡萄粒小了一些,于老说:“噢,你这是画的野葡萄。”尹延新知道自己将葡萄粒画小了就说:“老师我是不是画小了?”于老说:“是呀,应该画葡萄园里的葡萄啊!”

    尹延新一边画着画,一边绘声绘色深情地讲述着,仿佛自己又回到了老师的身边。他说,老师平常早餐喜欢吃火烧,每到早晨,师母早早地将火烧放到蜂窝煤炉下烤好,夹上肉松,与一杯牛奶一起端到老师面前,老师总是吃得津津有味。中秋节到了,于老主动打电话给尹延新:“小尹呀,你来我家吃月饼吧?”尹延新下班后赶到老师家。这时,老师站起身,小心翼翼地解开系着纸绳的月饼盒,用一把小刀切下一大块月饼让尹延新吃。于老还将自己精心书写的一幅有着黄庭坚风格的行书送给了尹延新。这是毛主席的一首《登庐山》诗:“一山飞峙大江边,跃上葱茏四百旋。冷眼向洋看世界,热风吹雨洒江天。云横九派浮黄鹤,浪下三吴起白烟。陶令不知何处去,桃花园里可耕田?”这幅书法谁见了都说好,几次有人意欲出高价收购收藏,尹延新都婉拒了。他说,于老赠给自己的每一幅作品都有一段感人的故事,昭示着自己与老师的深厚感情,是无法用金钱衡量的。

    于老画画前总是用小碗调上半碗淡墨,然后将毛笔放在里面浸泡。他说:“画画时一定要将毛笔浸泡淡墨,然后再调重墨,这样画出来的画笔腹和笔根处墨色丰富。”1974年,北京饭店邀请一批画家作画。黄永玉画了一幅睁一只眼闭一只的猫头鹰,被指为“对社会主义不满”;李苦禅画了一幅残荷,上有八朵荷花,被指为讽刺“八块样板戏;”陈大羽画了一幅只有尾巴的大公鸡,被指为“与社会主义斗得只剩下一根毛了还在挣扎;”当时,于老作了一幅红梅,虽说没有引来非议,却也是受惊不小,连忙打电话给尹延新,用有些颤抖的声音说:“小尹,你赶快…赶快将前天拿去临摩的那张白芍药画拿回来,要赶快。”尹延新急忙赶到老师家里,于老有点神秘地小声说:“北京现在开始批黑画了!”后来,于老说起这事时说,当时主要是担心给年轻的学生带来危险,影响学生的前途。

    有一次,于老突然犯了心脏病。师母焦急万分,记不清药放在什么地方,满屋子寻觅,终于在一个罐子里找出仅剩的一片药,让于老吃上,万幸!终于得救一命。说到这里,尹延新脸色变得沉重了许多,可见他与恩师的情谊之深。尹延新前往探望老师时,于老摆着手说:“小尹,没事了。”经历这次事件后,尹延新去老师家明显多了起来,他知道,老师和师母平时不仅需要有人照顾生活,还渴望有人和他们说说话。于老见到学生显得很是快乐。到了八十年代,于老在家门口贴了一张纸条:“因大夫嘱咐需要休息,暂不接待客人。”但是,尹延新却是可以随时去拜访老师,于老喜欢听学生向自己讲一些社会上的轶闻趣事,经常乐得嘻嘻地笑个不停。每逢尹延新走的时候,他总是嘱咐上一句:”小尹,常过来呀!”

    分享到:
    0

    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相关新闻
    • 走进吴昌硕的艺术世界 | 其人:寒酸小吏 书画大家

      来源:《中国美术报》 原标题:走进吴昌硕的艺术世界 | 其人:寒酸小吏 书画大家 吴昌硕   日前,“铁笔生花——吴昌硕书

      2018-07-10
    • 大千三兄也擅画

      竹菊图扇面(国画) 19×49厘米 张大千 张丽诚 成都博物馆藏   张丽诚(1884—1977)为张大千

      2018-07-10
    • 尹延新在于希宁老师身边二三事

      辛 牧 踏入尹延新先生的白石斋,浏览着一幅幅于希宁老先生的精品力作,禁不住脱口称妙,这时,尹延新先生会一边作画,一边向朋友津津乐道地讲述着自己在恩师于老身边的一些往事。 那是1969年10月,一直很想跟于希宁老师学画画的尹延新,经杨文仁介绍第一次到了于希宁家里,激动不已

      2018-04-17
    • 李苦禅的苦与乐

      李苦禅(1899-1983年) 原名李英杰,改名英,字励公。 李英杰生于山东省高唐县一个贫苦的农民家庭。李家世代务农,大字不识一筐,可李英杰却是眼目聪慧。有着中国民间文化艺术之乡美誉的高唐,处处充盈着浓郁的民间艺术氛围。草台班子唱

      2018-03-08
    • 文化家园 李小可回忆齐白石与李可染的师生情

      来源:美术报 原标题:文化 家园 家园 ■李小可(李可染之子、中国美术家协会理事) 外面许多传言说的老人特别吝啬,其实完全不然,老人先后送给我父亲几十幅他自己最满意的作品。 1948年我随父母搬进大雅宝胡同甲2号,我们住

      2018-02-27

  • 推荐商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