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齐鲁字画网, 请登录免费注册
  • 首页 > 评论/访谈 > 正文

    晴川雪景寄真情——萧维永的山水画

    发布日期:2018-06-21 16:30:58 来源:网络 我要评论(0)
    【内容简介】晴川雪景寄真情 ——萧维永的山水画 王镛       最近,我拜读了山东画家萧维永的山水画作品,欣然作诗一首《题萧维永山水画》:“沂水蒙山寻大美,晴川雪景寄真情。心源造化相融会,笔墨翻新写性灵。”

    晴川雪景寄真情

    ——萧维永的山水画

    王镛

     

        最近,我拜读了山东画家萧维永的山水画作品,欣然作诗一首《题萧维永山水画》:“沂水蒙山寻大美,晴川雪景寄真情。心源造化相融会,笔墨翻新写性灵。”

    萧维永1946年生于山东临朐,祖籍沂水。他从沂蒙山区的一个农家子弟,成长为齐鲁画坛的一名山水画家,固然归功于名师传授和个人勤奋,也得益于沂蒙山水的自然滋养。正如他所说:“生于沂蒙,长于沂蒙,沂蒙山水给了我许多创作灵感。”画家的家乡沂蒙山区曾经是穷乡僻壤,却保留着原生态的雄山秀水,仅仅东镇沂山的古松林、狮子崮、石门坊、老龙湾等名胜,就足以为画家提供取之不尽的创作灵感。尽管几十年来萧维永从家乡沂蒙山区出发,几乎走遍了祖国各地的名山大川——泰山、崂山、黄山、九华山、桂林、三峡、长白山、五指山、天山、张家界、武夷山、太行山……创作了大量风光各异的山水画,但沂蒙山水的大美景象仍然是他的创作灵感的最深源泉,也是促成他的雄浑壮阔的北派山水风格的根本元素,甚至在他所画的祖国各地的山水画中都依稀可辨沂山古松林的影子。

    萧维永自幼酷爱绘画,20世纪80年代起师从山东画家黑伯龙的弟子、曲阜师范大学教授杨硕,21世纪初又相继到北京中央美术学院国画系和清华大学中国画高研班进修。进修期间他精心临摹过清代名家龚贤的一幅14米的山水长卷,颇受崔晓东教授赞赏。从师法黑伯龙、杨硕到传承龚贤、黄宾虹、李可染、贾又福、崔晓东诸家的笔墨技法,萧维永的山水画在临摹、写生和创作过程中日益精进,逐渐形成了自己雄浑壮阔的北派山水风格。他说:“临摹是学习中国画登堂入室的必要途径。然而,师古人更要师造化,自然山水是画家的艺术源泉。只有通过写生,才能验证传统技法,感悟天地大美,活用传统,运用中国画的观察方法和表现方式解决问题。”唐代画家张璪的名言“外师造化,中得心源”阐明了“造化”与“心源”的辨证关系。“造化”是指自然,“心源”是指性灵。所谓“外师造化,中得心源”,“造化”与“心源”是客体与主体互渗交融的关系,其中包括主体对客体的选择、取舍和改造,根据表现画家的情感的需要重塑自然的形象,即“妙造自然”。写生是沟通“造化”与“心源”的最佳途径。我说过:“如果不经过写生阶段,作品纯凭主观臆造,信手涂鸦,结果难免缺乏自然的生机,陷入僵化的程式;如果停留在写生状态,作品简单模仿自然,毫无想象,结果难免缺乏情感的表现,沦为机械的复制。”中国山水画的终极目的,不是复制山水的形貌,而是营造山水的意境,抒写画家的性灵。北宋画家范宽初学李成未臻佳境,曾感叹:“前人之法未尝不近取诸物,吾与其师于人者,未若师诸物也。吾与其师于物者,未若师诸心。”于是范宽卜居终南、太华岩隈林麓之间,“对景造意,不取华饰,写山真骨,自为一家。”可见在“师古人”“师造化”的同时“师心”,才是创造山水意境、抒写画家性灵的关键。黄宾虹主张不仅要“师造化”,而且要“夺造化”。他说:“江山美如画,内美静中参。”“内美”既是自然本身内在的美,也是画家性灵内在的美,画家只有在对如画江山的静观中才能参透“造化”之美与“心源”之美契合的奥妙。而这种“内美”又需要通过画家的笔墨表现出来,因此黄宾虹特别重视笔墨,强调“故必明各家笔墨及皴法,方可写生”。中国画传统的笔墨程式并非一成不变,而是随着时代精神、描绘对象和画家情感的变化不断变化、更新。笔墨变化、更新的目的也是为了营造山水的意境、抒写画家的性灵。萧维永熟知中国传统山水画的基本理论并付诸实践,陆续创作了“晴川山水”和“雪景山水”两大系列作品。无论晴川山水还是雪景山水,都寄托着画家的真情实感。

    萧维永的晴川山水代表作有《泰岱朝晖》《独尊天下》《黄山日出》《中华魂》等。这些作品大多表现晴空丽日、群峰巍峨、松林繁茂、飞瀑争流的景象,气势雄浑,境界壮阔,笔墨浓重,色调深厚,带有北派山水风格的显著特征。萧维永的雪景山水代表作有《沂蒙雪霁图》《山村积瑞图》《寒江独钓图》《冷月寒山图》等。这些作品大多表现山村积雪、银装素裹、玉树琼枝、万籁俱寂的景象,虚实相生,意境清幽,笔墨淹润,黑白分明,也带有北派山水风格的显著特征。如果说萧维永的晴川山水与其他山东画家的北派山水还没有太明显的区别,那么他的雪景山水则更多表现了画家自己独特的审美情感和笔墨语言。陶渊明咏雪的名句“倾耳无希声,在目皓已洁”,传神地写出了雪的清虚洁白的形象。而萧维永把他的画室命名为“听雪轩”,似乎要在悄然无声飘落的雪中倾听雪的心语,领悟雪的精神。对雪景山水的偏爱,大概与画家早年在沂蒙山区的贫寒生活体验和坎坷人生经历有关。柳宗元的诗《江雪》:“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那种荒寒、冷寂、纯净、清幽的意境,特别容易唤起画家审美情感的共鸣。萧维永潜心研究中国雪景山水的传世经典,诸如(传)王维的《雪溪图》、荆浩的《雪景山水图》、范宽的《雪景寒林图》、许道宁的《关山密雪图》、王诜的《渔村小雪图》、黄公望的《九峰雪霁图》、朱端的《寒江独钓图》、戴进的《雪景山水图》等名作,并根据自己写生的素材对传统雪景山水的元素加以灵活运用和变通。他的雪景山水的笔墨语言基本采用借地为雪、轻粉作雪的传统画法,也适当借鉴了西画的明暗光影效果,但与当代东北画家的冰雪山水注重制作画面肌理不同,他更加注重传统笔墨自身的表现能力。除了雪山、雪地、雪树的画法和雪天背景的渲染,他的雪景山水与他的晴川山水笔墨同样浓重苍劲,气势同样雄浑壮阔,淋漓尽致地表现了沂蒙儿女热爱家乡和祖国山川的一片真情。


    (作者为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博士生导师、中华书画家杂志社总编辑)

    分享到:
    0

    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相关新闻
    • 传神写照 物我两忘——李旺的中国人物画艺术

      传神写照 物我两忘 ——李旺的中国人物画艺术 吴为山 中国人物画,以其永恒的艺术魅力窜越历史的时空,作为当代艺术家,如何用新时代的艺术感受建构这一古老绘画形式的新形态,使中国人物画以全新的语言图式绽放异彩,是时代赋予当代人物画家的历史使命。

      2018-11-07
    • 霜英之韵——读青年画家书臣菊花作品欣赏

      菊乃草本宿根之植,位列四君之中,成文士逸韵之声,为画者寂寥之心,故称隐逸者也。 每遇金秋,百花凋后,以不染尘俗之姿,不畏寒霜之身,傲然而开。不以娇艳取媚,何论寂寥,无论顺逆,皆淡泊洒脱,孤芳自重。冰容款款,玉貌依依,清品独绝,格韵双奇。其性冲合恬淡,恰遇文士苦闷彷徨,反得魂魄空灵。助渊明酒

      2018-11-07
    • 集中生命力去进攻 ——罗云的治艺之路

      集中生命力去进攻 ——罗云的治艺之路 文/贾德江  在我的印象中,罗云一直执著于水墨人物画的研究。我见过他的人物画作品,有鸿篇巨制的主题性绘画,也有立轴斗方小品,大致有几方面的内容。一是人物写生,显然

      2018-11-07
    • 写到心神始谓工——著名画家王培昆与他的人物画

      王培昆,职业画家,从艺四十六年,山东威海文登人,现居北京。北京新华影视传媒艺术总监,作品《便宜坊》长卷被人民大会堂,《慧生梅开》、《福由心造》等数百幅作品被国内外艺术机构、私人收藏,出版个人作品集和连环画多部。 相濡以沫 57*49cm 写

      2018-11-07
    • 从事艺术是一种信仰——周绍华先生谈庄景辉艺术作品

      从事艺术是一种信仰 ——周绍华先生谈庄景辉艺术作品   首先,你的画给我的印象是——你对艺术是非常的虔诚的。这一点于艺术家而言非常重要。按照艺术的本质来说,这应该是最崇高的文化信仰、文化追求。人生最高的价值目标应该是纯粹且不带有丝毫杂念的。有些人画

      2018-10-24

  • 推荐商品